<pre id="gwn52"><label id="gwn52"></label></pre>
    <acronym id="gwn52"><label id="gwn52"></label></acronym>
    1. <track id="gwn52"></track>
      <td id="gwn52"></td>
    2. 亡后見形詩
      李煜
      異國非所志,
      煩勞殊清閑。
      驚濤千萬里,
      無乃見鐘山。
      鐘振振教授答疑信箱(二六四)
      發布時間: 2023/5/31 8:36:15 閱讀:1208次 分享到


      鐘振振博士    1950年生,南京人?,F任南京師范大學教授,博士生導師,古文獻整理研究所所長,清華大學特聘教授。兼任國家留學基金委“外國學者中華文化研究獎學金”指導教授,中國韻文學會榮譽會長(原會長),全球漢詩總會副會長,中華詩詞學會顧問,中央電視臺“詩詞大會”總顧問、《小樓聽雨》詩詞平臺顧問、國家圖書館文津講壇特聘教授等。曾應邀在美國耶魯、斯坦福等海外三十多所名校講學。



      鐘振振教授答疑信箱(264)


      《排悶》六首其四

      [宋]陸游


      西塞山前吹笛聲,曲終已過雒陽城。

      君能洗盡世間念,何處樓臺無月明。


      網友雷焱雄問:請問鐘老師,這第二句詩是什么意思?洛陽當時已被金兵占領,陸游怎么能走到洛陽去?從西塞山到洛陽有上千里路,要走半個多月,這笛子曲能吹這么久嗎?

      鐘振振答:“物理世界”的邏輯來說,您的疑問是很有道理的。但詩是文學,文學可以寫實,也可以虛擬,也可以虛虛實實。在“文學世界”里,一切皆有可能。

      “西塞山”,陸游是到過的。宋孝宗乾道六年1170),他逆長江西上,赴夔州(今重慶奉節縣一帶)任通判,途中于八月十六日經過大冶縣(今湖北黃石市大冶縣級市)的西塞山。他在此番長途旅行的日記《入蜀記》卷四中寫道:“十六日,過新野夾。有石瀨茂林,始聞秋鶯。沙際水牛至多,往往數十為群,吳中所無也。地屬興國軍大冶縣,當是土產所宜爾。晚過道士磯,石壁數百尺,色正青,了無竅穴,而竹樹迸根,交絡其上,蒼翠可愛。自過小孤,臨江峰嶂,無出其右。磯一名西塞山,即玄真子(按,唐·張志和自號)《漁父辭》所謂‘西塞山前白鷺飛’者。李太白送弟之江東云:‘西塞當中路,南風欲進船?!卦谇G楚作,故有‘中路’之句。張文潛(按,宋·張耒字文潛)云:‘危磯插江生,石色擘青玉?!鶠榇松綄懻?。又云:‘已逢嫵媚散花峽,不泊艱危道士磯?!w江行惟馬當及西塞最為湍險難上。拋江泊散花洲,洲與西塞相直。前一夕,月猶未極圓,蓋望正在是夕??战f頃,月如紫金盤,自水中涌出。平生無此中秋也?!?/span>

      “洛陽”,當時已淪陷于金,陸游確實到不了。這里,它只是個符號。它是著名的古都:東周、東漢、三國魏、西晉、北魏、隋等王朝,都以洛陽為首都。唐則以為東都,北宋以為西京,即副都。因此,“洛陽”可以用為“京城”的代名詞。陸游此詩為什么不用更為常用的“長安”來代指“京城”?應該是為了調平仄的緣故:這是一首近體絕句,第二句末三字按格律當作“仄平平”,“長安城”三連平,不可用,故只能退而求其次,用“洛陽城”。

      作為同一組概念,“洛陽”既非寫實,“西塞山”也就不再有寫實的意義。它們都應視為象喻。具體說來,“西塞山”象喻的是“江湖”,而“洛陽城”象喻的則是“廟堂”。居“廟堂”之高,是仕途之“達”;而處“江湖”之遠,則是仕途之“窮”。此外,它們還可以另有“在朝”與“在野”的含義。

      如此,則“西塞山前吹笛聲,曲終已過雒陽城”二句,似可以這樣理解:人的一生,就是一次旅行。生命是短暫的,剛才還在“西塞山”吹笛或聽到有人吹笛,一曲終了,已到“洛陽城”或到過了“洛陽城”。換句話說就是:一眨眼的工夫,人生道路已經歷了由“江湖”而“廟堂”而又“江湖”的起落過程。

      至于“君能洗盡世間念,何處樓臺無月明”,“君”是第二人稱代詞,字面上是對讀者說,實際上也是對自己說:誰不愿意做官?誰不愿意在京城、在中央朝廷做官?誰不愿意在京城、在中央朝廷做大官?倘若您能洗盡世間的這些個庸俗觀念,那么,哪里的樓臺沒有明月可供觀賞呢?換句話說就是:只要超塵脫俗,便能進入澄明開朗的人生境界。

      “月明”之最,莫過于中秋。讀到最后這兩個字,我們突然領悟,為什么陸游此詩要用“西塞山”而不是“廬山”“五岳”等更有名的其他山來代指“江湖”了——因為昔年赴任夔州,途中在西塞山所觀賞到的明月,給他留下的印象最為深刻,“平生無此中秋也”。

      這首詩,作于垂老之年,歷經仕途坎坷之后。題曰“排悶”,即“排解心中的郁悶”。

      從先秦一直到宋,古人歷來以人生為旅途。如《列子·天瑞》篇曰:“古者謂死人為歸人。夫言死人為歸人,則生人為行人矣?!?/span>“生人”,即活著的人;“行人”即行路之人。)《古詩十九首·青青陵上柏》曰:“人生天地間,忽如遠行客?!崩畎住稊M古》詩十二首其九曰:“生者為過客,死者為歸人。天地一逆旅,同悲萬古塵?!卑拙右住吨氐轿忌吓f居》詩曰:“試問舊老人,半為繞村墓。浮生同過客,前后遞來去?!碧K軾《岐亭》詩五首其二曰:“一年如一夢,百歲真過客?!标搜a之《東城高且長》詩曰:“身為物逆旅,生乃遠行客?!标愒濉栋僬蓵鴳鸭那鹱由睢吩娫唬骸鞍贇q都來如過客,一生大半似幽囚?!苯允瞧淅?,可以參看。同樣的意思,以上諸例都是直說,而陸游此詩則說得比較含蓄,將它具體化、形象化為“西塞山前吹笛聲,曲終已過雒陽城”,似更有文學意味。

      在線人數:1733 今日訪客數: 119975 今日頁面瀏覽量: 201127 總頁面瀏覽量: 87387702
      Shiciyun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@2021 江蘇書妙翰緣科技發展有限公司 蘇ICP備12063804號-2
      地址:江蘇省淮安市清江浦區文廟新天地C6-1 翰緣書院 技術服務QQ:1371234137 965663877 2317365119
      詩詞云平臺QQ群:126405582 聯系電話:0517-80169396
      翰緣詩意生活館
      詩詞云公眾號
      色哟哟视频在线观看播放_热久久国产欧美一区二区精品_国产在线精品欧美日韩电影_国产精品亚洲综合一区在线观看
      <pre id="gwn52"><label id="gwn52"></label></pre>
      <acronym id="gwn52"><label id="gwn52"></label></acronym>
      1. <track id="gwn52"></track>
        <td id="gwn52"></td>